竞拍后遭反悔,500万N95口罩难抵加拿大

据加拿大《国家邮报》(National Post)近期报道,在3月初,多伦多的一位亚裔医生Elaine Chin和她的朋友Manny Kapur先生在中国的一次激烈的国际竞标中胜出,拍得500万只N95口罩。这批口罩将从中国的生产厂家直接空运到加拿大,以对应加拿大当前紧张的Covid-19疫情。

Kapur先生说,当时这笔交易是在与联邦、以及安省和BC省的合作之下完成的。实际上,“这些东西已经运到了停机坪上,在机场准备装运了。当时我们颇为兴奋,因为可以为加拿大人带来500万只N95口罩。”

他说,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“随后发生了我一生中见到的最疯狂的事情。”

Chin医生说,没想到我们高兴得太早了。就在这批已经打包的口罩在上海机场准备装货时横生枝节:对方突然提出要提价。提多少?竟然高出先前议定价格的四倍!Chin医生表示,这样的漫天要价没有谁会接受,于是这笔已经敲定的交易就黄了。而这批N95口罩随后也在上海机场消失了。

Chin医生说:“没有办法,我们未能将这批货物装到飞机上。这个意想不到的情况,这个突然的翻出几倍的提价把交易搅黄了。”Kapur先生则说,无从知道这批货最后去了哪里。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有人“半路杀出”,用抬高价格的办法把这批加拿大急需的口罩给“劫走了”。

Chin医生并不是一名前线医护人员。但当她的一名癌症病人向她要稍好一些的外科口罩时,她想到了朋友Kapur,后者经营一家名为 Xthetica的保健品公司。

Kapur毕竟轻车熟路,先是与欧洲的供应商联系。对方告诉他,他们也是从中国订货。既然如此,那还不如自己直接从中国下订单。

在他们两人的努力下,有好几位朋友加上一些客户捐款,两人利用个人信贷额度,为这500万只N95口罩支付了$50万美元的首付款。

他们两人于3月18日确认订单,原计划这批N95口罩于3月23日运到加拿大。

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让这笔交易泡了汤。

也许是接受了这一教训,加拿大公共服务和采购部于是向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鲍达民(Dominic Barton)求助,希望利用他在中国的关系与人脉,为加拿大在中国建起可靠的个人防护设备(PPE)供应链。

《国家邮报》4月13日的报道称,鲍达民及手下外交官们的操作非常成功,已经有三次航班从中国运回大量PPE,其中包括N95口罩,以优先供应给加拿大各地战斗在第一线的医护和急救等人员。

文章还提到,为了加拿大的订单落实,不会在交易过程中转给出价更高的人,加拿大聘请了总部位于法国的物流公司Bolloré Logistics提供实地支持,包括运输和接收货物,以确保加拿大订单的交付。实际上,这家公司相当好,自1994年起就在上海运营全球运输和物流。

联邦公共服务和采购部表示,这三批医疗物资分别于4月1日、6日和11日抵达多伦多皮尔逊机场和汉密尔顿国际机场。其中在4月6日的航班中,有联邦政府订购的800万个口罩。该联邦机构还说,这三批货全部直接来自加拿大自己在中国所建的供应链,而且完全有质量保证。

除此之外,加拿大联邦政府已与加拿大航空(Air Canada)和CargoJet货机公司达成协议,一旦在上海的Bolloré Logistics的仓库中有足够的存货,即可将更多的个人防护设备运回加拿大以应对疫情。

(参考链接:http://nationalpost.com/news/what-happened-when-five-million-medical-masks-for-canadas-covid-19-fight-were-hijacked-at-an-airport-in-china?video_autoplay=true)